青鬼槐

好吃的太太们和粮
粮仓 侵删

年一:

现pa注意!!!!

噪点好多0(:3 )~ (¦3 _\ )_

我把去年520的坑填上了……【。。。。。】觉得不上色好看OTZ

【忘羡】好久不见

琊客:

心里挺乱的…就先不写连载了。


随便搞点事(什么




*黑社会少爷汪叽X杀手羡羡
*避雷预警:【年下】【羡羡比汪叽大八岁】


*这个车我自己都觉得措不及防..........


不过也没什么东西的,外链就是以防万一


用了朝朝暮暮的大部分设定,要说是几年以后发生的事情也可以啦。


*又是饭点...........




01


魏无羡拿脚底摩梭了一阵酒店走廊上铺着的厚重的地毯,满眼都是羊毛毯浅兰的底子红色的边,硕大的鲜艳花朵成团地簇在一起,全是些碰撞感强烈的大色块。


他指间捏着一张房卡,上边香水暧昧的尾调还没散去,迷迭香的味道若有若无地萦绕在鼻尖,女人裸露出来的白皙手臂和纤细的身材在脑海里模糊成了一个剪影,魏无羡还记得她今天穿了一件裸背的鱼尾晚礼服,一双蝴蝶骨精致漂亮,夺人眼球,腰臀的比例也正好,像神亲手雕琢出来的作品。


他抬手刷开了房门,刚踏进一步,一低头就看见那件大厅里乍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礼服被随手扔在了玄关的地板上,即使边上就是衣柜。


魏无羡:“……”


魏无羡不动声色地把房卡塞进西装裤的口袋里,反手关上了房门,长腿一伸就跨过了那堆布料踏了进来。


“来啦?”


温情套着全套运动服坐在床上看手机,一条腿大咧咧地悬在床边,听见他开门的声音头都没抬:“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


魏无羡说:“遇上个熟人。”


温情终于抬起了头,有些玩味地看了他一眼。


“那小孩儿?”


魏无羡点点头,下意识地避开了温情意味不明的眼神:“长大了。”


然后由衷地捂着心口说:“又帅了。”


温情:“……”


魏无羡一屁股坐在落地窗边上的沙发椅上,脑子里还是刚刚大堂里看见的蓝忘机:几年过去,小孩儿身上的那点奶味儿全褪干净了——五官明明没什么大变,最多就是线条锋利了不少,却像是好好地脱胎换骨了一番,要不是那张眉眼出众的脸上还留着数年如一日的冷淡神情,魏无羡恐怕自己都得恍惚一阵。


不过有改变也不奇怪,毕竟当年的蓝忘机才十八岁,哪怕有一个成年人的名头,到底还是个瘦骨伶仃的少年,不像现在这个,已经顶了家族的半边天,真正是个大人了。


“…怎么笑得一脸傻气。”温情白了他一眼,“再帅也不是你生的,归功不到你头上…任务目标看清楚了吗?”


“当然。”魏无羡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随手顺走了床头柜上一颗水果糖,剥了塑料纸塞进嘴里,硬质的糖果在舌尖上转了一圈,立刻泛起一丝甜,但愣是没影响他吐字,“那孙子以为穿得没衣品了点我就不会注意到了他吗?”


话题被往正事上岔了,然而魏无羡想的还是蓝忘机,温情只知道他当年教了蓝忘机几手用枪的本事,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其实还有另一层关系,说起来光是前者她就戳着他的脊梁骨骂了好几年禽兽,要是被她知道后边这个……


魏无羡觉得自己恐怕要被逐出动物界了。


温情失笑,手指一动关掉了屏幕:“不过这次的安保是云深负责吧?云深还正好派了二少爷…你这是预备砸你家小孩儿的招牌?”


她想了想,忽地一挑眉,若有所思地笑着说:“或者预备被你家小孩儿砸了招牌?”


“那就等他出了这个门。”魏无羡笑道,“放冷枪还不容易?我最喜欢了。”


在场的都不是刚入行的小菜鸟,三言两语把大致的计划梳理了一遍,温情微微皱了皱眉头:“你今晚准备睡哪儿?”


现在这座酒店被暂时封闭了,只有手持邀请函的才能登记办理入住手续,而出入全凭刷脸——门口的电脑会自动比对得到的数据和客人资料——当初魏无羡混进来时候这机器还没开,他就花了不少心力,现在再要来回一趟,压力就更大了。


毕竟人皮面具缩骨神功什么的,那都是传说中的东西。


温情沉吟半晌:“…我这里只有浴缸恭候尊驾。”


魏无羡:“……”


魏无羡想说你房间角落里的沙发床是假的吗?!我一个基佬还能半夜起意化身虎狼吗?!不过他只是微微动了动嘴唇,每个字最终都没有出口,跟着水果糖化剩下的最后一点残渣没入了喉咙深处。


因为魏无羡突然想起来,自己是有地方可去的。


有地方可去,这是个挺叫人开心的事,左边心房里像是忽然被灌进了一捧温热的泉水,不怎么烫手,只有暖意流遍全身。


所以他还忍不住弯起唇角笑了一下,笑得温情毛骨悚然。


温情:“……你就有这么喜欢睡浴缸吗?”




02




蓝家的房间都是独立的一层,蓝忘机的房间在离电梯口最近的地方,所以他从电梯里出来,刚转身走了没几步,就看见自己门口蹲了个大活人。


蓝忘机:“……”


魏无羡垂着头蹲在门边,稍长的头发软软地贴着头皮,他今天穿了一件印花的黑色T恤,下身是一条浅色的牛仔裤,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三十出头的,还带了一点在校生的朝气蓬勃。


听见脚步声,他下意识地抬起了头,露出一张粲然的笑脸。


“蓝湛蓝湛!!!”蹲得太久,腿早就彻底麻了,魏无羡一边朝他挥手一边起身,一步踏出去差点先摔了个踉跄,“好久不见——”


蓝忘机快步走过去,一伸手把他接了个正着,魏无羡顺势抓住了他的胳膊,仰头又是一个少年似的笑脸。


蓝忘机单手扶住他,另一只手刷开了房门,魏无羡伸手一推,房门大敞,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向玄关,话还没说上一句,门在身后“啪啦”一声合拢的时候就先亲在了一起——很奇怪,蓝忘机的嘴唇看起来并不厚,触碰的时候却分外柔软,魏无羡摁住他的肩膀把两个人微微分开了一些,舔了舔对方的嘴唇,又重新把距离缩短到没有。


http://wx3.sinaimg.cn/mw690/e8dcf97aly1ff4khrmoulj20c83q2jyt.jpg


他的脑子晕晕乎乎,意识在情欲之海里上下浮沉。


魏无羡迷迷糊糊地想到,出手至少是后天白天的事,而蓝忘机要忙起来,那也是明天中午了。


夜还很长。




END.




——————————————————


不说什么了....反正老这么几句也没意思哈.....头疼得厉害



【忘羡】关于狐狸

森罗:

关于狐狸




※是的又是诈尸的我,又是狐狸(喂


※真的想不出来标题了就这样吧


※标准套路标准结局


※放飞自我




摸个段子就当520贺吧,希望大家开心~


全程几乎没出现过羡羡的名字,打这个前缀我有点慌(








1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极为普通的一个工作日。对蓝忘机来说亦然。但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他在这极为普通的一天做了一件并不那么普通的事。




他报警截下了一辆偷猎宠物的车,然后送佛送到西地将那批小动物送到了动物收容站。




大多数失踪的宠物都有登记在案,接到讯息的主人纷纷急匆匆赶过来一个接一个领走自己的心肝宝贝。也有没有在这批小动物里找到自家宠物的,免不了失望离开。然而他们临走前都不忘对蓝忘机千恩万谢。蓝忘机颇有些受不住如此厚谢,便站起来走到一边。




收容站里的兽医正好刚给蓝忘机送来的那只小狐狸包扎完伤腿,出门倒水时遇到蓝忘机便顺口聊了一下:“这只狐狸应该不是家养的,恐怕不会有人来认领。”




蓝忘机点点头,透过玻璃窗瞥了一眼趴在手术台上呲牙咧嘴的小狐狸。从这个方向看不见它的眼睛,蓝忘机却清晰地记得,第一眼见到它时,它正攀着铁丝网,不甘地用细牙嫩口去对抗坚固的桎梏,眼睛乌黑而明亮,像闪着流星擦过的火焰。




片刻后兽医将小狐狸抱出来。小狐狸软趴趴地耷拉着尾巴,立即俘获了前台姑娘的芳心。它一见蓝忘机,顿时又精神起来,也许是误以为他要走,忙一口叼住他的衣角,眼巴巴地仰头看他。




蓝忘机轻声道:“可以养吗?”




兽医回答道:“这阵子偷猎的越来越猖狂了,你愿意养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但……哎,狐狸可不好养啊,能认人的那都是缘分……”




蓝忘机垂眼摸了摸小狐狸的头,它很开心地眯起眼睛,在他手心里蹭了蹭。




兽医:“……好吧。你把它带走吧。”








2




蓝忘机伸手将那个被咬得支离破碎的抱枕从狐狸口中揪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缩到了桌子底下去的小狐狸。它大抵也感觉到蓝忘机的目光并不那么和善,委屈巴巴地往更里边的地方缩了缩。




蓝忘机扶着桌边半蹲下来,淡声道:“出来。下次不可以这样。”




小狐狸便慢吞吞地挪出来,轻轻咬了咬他的手,又讨好地舔了舔他的手心。蓝忘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不动声色地揉了揉它的耳朵:“我没有生气。吃饭吧。”




收容站的人有提醒过,狐狸天性爱玩爱咬,要养狐狸,就得先做好屋子里东西全被咬过一遍的心理准备。要是实在受不了了,可以用笼子把它关起来。




前台姑娘问要不送一个笼子,蓝忘机婉言谢绝,直接抱着小狐狸回了家。然而这只小狐狸玩性大得超过他想象,一下地便急不可耐地在屋子里东窜西窜,所过之处落花狼藉。




它在屋里转了几圈后,落地窗的窗帘被撕破了,布制的灯罩被咬坏了,铺在铜色木椅上的垫子也被咬了个稀巴烂。




蓝忘机收拾残局时默默地想,那张垫子似乎是叔父最喜欢的一张,得赶在他下一次来之前买好同款的了。




晚上,蓝忘机尽职尽责地按照收容站给的教程为小狐狸搭好一个软绵舒适的窝,四下张望时却找不到它的身影。他不动声色地走进卧室,不出所料地看到床上本应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被拱得一团糟,稍微可以庆幸的是被子似乎还没被咬坏。




蓝忘机走过去一掀被子,小狐狸蜷成一团,看着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蓝忘机也没生气,只是平声问道:“你要在这里睡?”




小狐狸眨眨眼,好像不知道自己该点头还是摇头。




蓝忘机便把它抱起来,放到枕边往下一些的地方,把它摆成一个老老实实趴着的姿势,躺下前思索片刻,叮嘱道:“既然在这里睡,就不要乱动。对伤口恢复不好。”




小狐狸似乎受到了惊吓,竟也没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老实地窝在那里,直至入睡。




半夜,蓝忘机感觉到身边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不安分地滚来滚去,滚到他身侧撞上后,小爪子搭上他腹部,才像抱住什么东西安心了似的,没有再生出别的动静。




蓝忘机便尽自己所能地调整着呼吸,唯恐呼吸幅度太大,惊醒了这只睡得并不怎么安稳的小动物。








3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狐狸愈发地有恃无恐起来。




依旧无法无天地在屋子里乱窜,寻着各种小物件咬,只是稍微收敛了一点,没有挑明显的地方咬。它还从书房里翻出来放在书架最顶层蒙了灰的家常菜谱,一翻开全是红色。像是对辣菜很感兴趣似的,小狐狸叼着菜谱屁颠屁颠扑到蓝忘机面前,再次祭出那副眼巴巴的表情。




它歪了歪脑袋,似乎更好奇蓝忘机一个从不吃辣的人为何家里会有这本菜谱。




蓝忘机没说话,当晚给小狐狸的饭食里加了一小撮辣椒。片刻后小狐狸又开始在屋子里横冲直撞,像无头苍蝇一样团团转。




辣的。




从那以后小狐狸再没给他叼过菜谱,但还是会自己偷偷看。蓝忘机偶尔瞥见,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小狐狸看着菜谱的眼里满是痛心。




但狐狸玩性极强,不是说笑。它迅速转移了注意力,开始乐此不疲地找新乐子。




蓝忘机第21次从陌生的姑娘手里接过这只热衷于到处乱跑的小狐狸,礼貌地道过谢后就带着小狐狸回家了。小狐狸不死心地攀上他的肩,朝后边的女孩子招手,被蓝忘机按住头按了下去。




小狐狸窝在他怀里,用爪子挠着项前系着的刻着它名字和主人手机号码的小木牌。它的名字还是它自己取的——它把书房里的字典翻了出来,并在把字典变成一堆碎纸片之前翻到了某一页,向蓝忘机示意。




当时蓝忘机垂眼一看它爪子指着的那个字,半晌,才道,那就叫你羡羡吧。




但事实上蓝忘机很少会这么叫它,或者说,很少会在叫它时带上称呼。




此时也不知蓝忘机是不是觉得它能听懂,就忽然开口道:“以后不要乱跑了。”




沉默半晌,他又道:“也不要这么做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小狐狸忽然就安静下来。不再乱动,也不再扒那块木牌,像是在发呆。




从那以后它再也没跑丢过。








4




蓝忘机出门后才想起钥匙落在卧室里,折返时看见卧室的门大开,散落的文件从卧室门口蔓延到阳台。若是换了别人,肯定就要以为有小偷入室偷窃了。而蓝忘机只是顿了顿脚步,而后平静地走进卧室,不出意外地看到本应锁上的床头柜被打开且翻过了。




他面无愠色,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波动,只是默默地、像做着一件最平常最普通的小事,弯腰将那些零落的纸张一张张捡起。




他捡起充斥着些幼稚涂鸦的草稿纸,捡起有着两种字迹的满是对话的小纸条,捡起印着自己和另一个人名字的书画小组赛团队获奖证书,捡起学校运动会上被某人强拉着拍的合照,捡起高中毕业照,捡起写有留言的明信片,捡起……




他一路捡起那些掉落的东西,像是又一次走过苍白灰暗的、无悲无喜的十三年。




一份十三年前的刊着某飞机航班失事新闻的报纸落在阳台门前,蓝忘机的手指滞了片刻。他没有捡起那份报纸,而是直接望向了阳台。




小狐狸用爪子压着一张并不皱巴巴、却也不光洁平整的信纸——大概是被展开了无数次,又被无数次小心翼翼地折叠起来。它背对着蓝忘机,低头看着那信纸上洋洋洒洒的字迹。




似有某人的音容笑貌跃然于纸上。




小狐狸安静得出奇,尾巴搭在一边,一动不动,又像是在轻轻发颤。




它看懂了吗?又能看懂多少呢?




像是终于察觉到蓝忘机的存在,小狐狸极缓极慢地回过身来,对上蓝忘机平静的双眼,凝视片刻,忽地从他身侧窜出去,径自跑出了屋子。








5




小狐狸失踪了许多天。




以往它离家出走,到了饭点就会自觉跑回来。这一次却不一样,它像是下定了决心要走,而且要走得远远的。




最初蓝忘机有去四处找过,多次无果后便没有再继续。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能留住这一抹色彩,若是它真的想走,蓝忘机也没有留它的理由。




只是,回想起之前兽医提过的偷猎者的事情,蓝忘机免不了有些担心。




他还是会时常回想起那一天小狐狸回过身来看他时的眼神,与他第一次见到它时无异,却又似乎多了些别的东西。




像盛着星辰,又像闪着流星坠落的火焰,似有万语千言,蕴着数不尽难以名状的情绪。










“喂,您好,是蓝先生吗?……有人捡到一只小狐狸送到我们这儿来了,没有牌子,不知道是不是您家的……嗯,好,那就麻烦您过来认一下了。”




蓝忘机赶到动物收容站,莫名地在门前踟蹰片刻。这个时间点这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值班的姑娘。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只小狐狸。




它既然离开了,还会愿意跟自己回家吗?




从玻璃门往里望去,隐约可见里面还有一个人,似乎抱着一团东西,靠在前台上,身体微微前倾,像在跟那值班的姑娘说话。




蓝忘机下定了决心,推开门。那个身量颇高的青年闻声转身,怀里果然抱着小狐狸。他抬了抬手,似乎是想跟蓝忘机打个招呼,他脸容陌生,举手投足间却又似乎带着一些熟悉的影子。




但他的招呼没能打出来。他怀里的狐狸趁其不备,迅速地往他手上狠狠咬了一口。




青年吃痛地松了手,一边甩手一边痛心疾首地看着小狐狸跑出去冲到蓝忘机脚边。它看起来好像也不认识蓝忘机,只是到了他脚边时,被他瞥了一眼,立刻就不敢动了。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抱起小狐狸,走到青年面前,点头道谢,顺便替小狐狸道歉。




青年看上去也不介意,只是好笑地说:“蓝先生,你家羡羡咬人可真疼啊。”




蓝忘机正欲转身,闻言身形一顿,淡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青年:“什么?”




蓝忘机道:“它牌子不在身上。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




青年闻言,完全没有被揭露什么秘密的慌张感,反而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朝蓝忘机眨了眨眼睛:




“你猜?”










-END-






我觉得停在这里就好了,反正都是标准结局…(你

UncleLice:

提前画好了520的图,零点才可以拆礼物哦

~礼物内衣

【魔道祖师/忘羡】鹊桥仙(r18慎)

虾呀!:

1.ooc,bug,r18注意
2.这篇依旧是禾菏帮我改的语病、提的建议
3.送给禾菏的,你是最棒的,千万不许委屈 我爱你❤❤❤我们都在,我们一直陪着你  @禾菏


4.码字的这个星期一直在听
网易云的《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估计很多人都听过吧233333在宿舍里头大半夜的边听歌边码字,可勤奋了,你们得夸我(
 
 
  


戳这里上车


  
 


freetalk:
 
啊,又臭不要脸地来更新忘羡的车了。
   

HATORI:

“可是有一天,我满怀期待地回到家,推开门,却发现门口的花瓶里只有一堆枯枝败叶,所有的窗帘都拉着,屋里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等我战战兢兢地来到她的房间里,发现等着我的不是晒好的被子,而是她的尸体。”

伸缩自如的爱:

你…不记得我了么?

现pa!狗哥的翅膀是胎记不是纹身XD









































































你的胸肌真好摸

nekoling-米凌-:

【兔兔尾巴糯米糍】

总算...

TAT...看着二哥哥的尾巴就想起我傻逼地覆盖了他的图层,还不能后退...

真心觉得丢失了的那一版好看点

哭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