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鬼槐

好吃的太太们和粮
粮仓 侵删

【纯双道墙七月产粮活动】《红玫瑰与练习曲》

十里缟素_夜未央:

产粮活动的文~
共8个元素,见小标题
——————————————




1.一见钟情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五月的艳阳天。
  南方的夏季总是来得特别早,高悬天空的太阳毫不留情炙烤着大地。所有人都低着头行色匆匆,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酷暑蒸笼。


  “啊……抱歉。”
  “抱歉。”


  一阵轻微的凌乱,拐角处传来异口同声的道歉,纸张散落了一地。
  穿着白衬衫的男生揉了揉额角还没反应过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已经将他的画稿递到了他面前,那幅未画完的红玫瑰端端正正叠在最上方。
  “谢谢。”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接过,余光瞥到对方手中的五线谱,标题的花体字母勾出F.F.Chopin的字样。
  “同学是音乐系的?”
  “嗯。”
  “我叫晓星尘,是美术系的。”
  对面一身黑衣的男生终于抬起头,接触到那双眼后微微一怔。
  仿佛一瞬间跌入梵高的星空,绮丽璀璨使人移不开目;却又眷着浅淡的笑意,似那皎洁月光化作潺潺流水如歌般淌过心间。
  “同学……?”
  眉目清冷的男子神色微不可察地动了几分,沉声道:
  “宋岚。”






2.笑靥


『寒峰上终年不化的皑皑冰雪,山脚下波澜轻漾的温润湖光,要如何会面?』


  那日廊角偶然的撞见,似乎自此为两个人结下了缘。在学院林荫道上遇见时会互相打招呼,有时同行一程,直至其中一个到达目的地。
  时间是升温感情的火,但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并不需要。几次相遇与交谈后两人很快成了好友,在一起时无话不说,关于生活,关于艺术,关于理想。倒是两个系的不少女孩们,在知道自己的梦中情人与另一个性格截然不同的男神结为知交时纷纷吃了一惊。


  傍晚的江边微风熏人,吹散了初秋残存的暑气。
  宋岚慢慢走着,听着身边人同他讲白日里稀松平常的事情,从始至终是温和的语调,还有嘴角不变的弧度。
  他喜欢看他笑。
  那是胜过春风十里的暖意。
  “她们都说你是冰山,不苟言笑。我倒是好奇子琛笑起来是什么样,肯定很好看。”
  晓星尘本是调侃的心态,不期然看见宋岚眼睫一颤,随即轻轻弯了弯唇角。
  愣了片刻,晓星尘终于反应过来,也跟着笑了。
  峰峦取了它雾气作的面纱,晴光映雪一瞬光华。
  是真的很好看呢。






3.合影


『空中掠过的鸽群,琉璃瓦上的日光,镜头下的你,都是最美的风景。』


  地中海炎热而干燥的夏天。
  纤长手指捏着机票,终点站的ROME正稳稳当当踩在脚下。身旁拉着行李箱的人抬头辨认了一下指示牌,下颌往左一点:“这边。”
  乘着假期,晓星尘邀宋岚一起出游,两人一同来到了意大利。
  这是个恢宏磅礴而又旖旎多情的国度。
  罗马古老的竞技场透出伟大的气象,佛罗伦萨大教堂斑驳的花窗投下教人虔诚的光影。他们一路走着,用相机记录着行程的点点滴滴。有时也会停在街旁种满鲜花的小店,轻声细语聊着天,等一杯葡萄酒或者意式咖啡。
  偶遇夏季难得的雨天,两个人便安静待在旅馆里。晓星尘坐在窗边绘着雨湿的街巷,宋岚在一旁看着他,听窗外落雨奏一曲优雅的咏叹调。
  最令人流连的还是威尼斯。古老建筑间狭窄幽深的水道,贡多拉上唱着民调的船夫,圣马可广场的灰色鸽群,钟楼下络绎不绝的游人,交汇成这座水城的亮丽名片。
  宋岚刚刚写完明信片上最后一笔,便听见晓星尘在背后唤了他一声。
  “子琛,一起照张相吧。”
  满脸络腮胡的外国大叔等面前的两位东方男子站定,屈指比了个OK的手势。
  “One,two,three!”






4.友情还是爱情


『情如雾里看花,说不清,道不明。』


  下课铃响了。蜂拥而出的学生很快把冷清的教室抛在身后,只余下钢琴前坐着的人。
  “宋哥,还不走吗?”魏无羡吊儿郎当晃过去,斜靠在琴上。
  “你今天……似乎不在状态啊,弹错了好几个音。”魏无羡凑近宋岚,压低了声音,“怎么,有心事?”
  “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别是关于恋爱方面的吧。”魏无羡打趣道,不料宋岚极认真地点了点头。
  ……哪个妹子运气这么好被这人看上了。
  “行……啊,你想问啥?”
  宋岚沉默许久,犹豫着开了口:
  “友情与爱情……如何能分得清?”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这是个好问题。来来来咱们边走边说。”


  “学长你在画啥?”阿箐在晓星尘身后站了半晌忍不住发问道。
  “人。”
  “……我知道是人,我是问是谁。”阿箐左看看右看看,“咦感觉有点眼熟……是学长你的什么人吗?”
  晓星尘的手顿了一下,许久才拿起橡皮,一点点擦拭修改:“以后再告诉你。”
  阿箐撇了撇嘴,迈着轻快的步子出了门:“好吧。那我先走了学长再见!”
  偌大的画室只剩下晓星尘一人。他呆了很久,直到把所有细节都修得满意,才轻轻呼出一口气,心里有个念头却如蔓草般疯长起来。
  他是谁?
  又是我的谁?
  水流一点点把手上沾染的铅印洗去,那团疑问却在心中越放越大。
  如果此时有音乐系的学生经过门前,定能认出画纸上那个人,俊朗眉目正是宋岚的模样。






5.醉酒


『借了酒精才道出的一句心意,可知酝酿了多少年光阴。』


  夜色中的巴黎是嵌在黑丝绒布上的瑰丽宝石。香榭丽舍大街上橱窗亮着暖黄的灯,塞纳河畔的夜风吹起一片柔波。
  晓星尘坐在一家小酒馆安静昏暗的角落,只身一人。桌上放着一瓶红酒和一只酒杯,暗红的酒液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下盈盈闪烁。
  两年前,他与宋岚分别,去了不同的地方留学。身处异地的两人虽有联系,却因学业繁忙,见面的计划一推再推。视频通话始终隔着冰冷的屏幕,没有任何真实的心安感。
  酒杯又一次见了底。晓星尘按了按微痛的太阳穴,倦意渐渐涌上大脑。
  他很少喝醉过,因为身边总会有个人提醒着他。即便真是醉了,那人也会将他送回家,守着他醒来。
  晓星尘勉强睁开眼,抓起手机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在屏幕再次暗下之前拨出了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时,宋岚正站在维也纳街头,沉浸在街边流浪的萨克斯演奏者那首经典抒情的《Going Home》里。
  “星尘?”
  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回应。宋岚不明所以,准备开口询问时,却听见晓星尘极轻地吐出几个字,让他彻底回不过神来。
  后来两个人又说了什么,宋岚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晓星尘最后轻轻唤了他一声“子琛”。
  “我想见你。”






6.表白


『Roses are red, violets are blue, sugar is sweet, and so are you.』


  离目的地还隔着一条街时,宋岚停了下来,站在街口犹豫不前。
  明明极度渴望相见,却又害怕见面时不知如何言说。
  正在踌躇之时,他看见了不远处街角那家花店。刚刚下过一场小雨,门外精心包装好的玫瑰花显得分外亮眼,柔嫩花瓣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
  像极了许多年前,他于画稿上第一眼看见的那束红玫瑰。


  当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时,晓星尘便急不可待地跑了过去。等到了近处,他才看见宋岚手中鲜艳欲滴的红玫瑰。
  “子琛……你这是?”
  宋岚轻咳一声:“我想……空着手来见你总归不太好。”
  晓星尘扑哧一声笑了,小心翼翼收了宋岚递给他的花,又伸手拥住了他:
  “可我想要的也只有你。”


  乌云悄悄退散开来,金色的温暖阳光洒满街道,也照在拥吻的人儿身上。
  有些事本该美好如此,如我爱你。






7.婚礼


『从此以后,我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


  黑白西装笔挺整洁,花瓣铺就的红地毯。
  婚礼进行曲悄然奏响。神父宣读庄严的誓词,苍老嗓音在教堂中回响。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for better for worse,for richer for poorer,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to love,honor,and cherish,’til death do us part……”
  戒指套上左手无名指时,晓星尘抬眼去看宋岚,对方恰也看着自己,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这是他的爱人,是他余生所有的情与牵挂。


  “学长!”宴席方始,还没换下伴娘装束的阿箐便奔了过来,险些被长裙绊了一跤。晓星尘扶住了她,笑着道:“今天穿这么好看可别摔了。”
  阿箐眨眼道:“学长才好看,你今天可是主角呢。”
  “……就你嘴甜。”


  那边魏无羡端着酒杯,西装虽穿得端正仍是一幅风流模样,对宋岚一挑眉:“如何,我说给你们弹婚礼进行曲,没有食言吧?为了你这事我可是练了一个多月呢。”
  宋岚微一点头道了句“多谢”,还要说什么时,魏无羡指了指他身后笑道:“有话晚点再说吧,别叫人家等急了。我就不打搅你们了,bye~”
  宋岚回过头,晓星尘正站在他身后,面上笑意盈盈,如过去的无数次一样唤他:
  “子琛。”


  后来的许多年月,当所有的记忆都褪色,那个笑容仍是当初鲜活的模样,在短暂的生命里隽永作永恒,成为他珍藏一生的无价之宝。






8.相拥而眠


『冬夜呵手你在旁温酒,岁月便轻声走过。』


  晓星尘睁开眼时,窗帘被拉开了一条缝,微弱天光透入室内。他侧过头,便见宋岚已经醒来,正静静看着他,眼中满是柔情。
  凑过去交换了一个温存的吻,晓星尘指尖轻轻抚过宋岚的脸,微阖了眼道:
  “子琛,你知道吗,很久之前我就在想这种生活了。”
  丹麦飘着雪的夜,柴火正旺的温暖壁炉,猫蜷在我的膝头小憩,你在一旁念着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声音低沉而温柔。
  宋岚揽住他,在额上落下一个吻。
  “只要你愿意,从今往后,皆是如此。”


  腐朽衰弱的时光尽可肆虐猖狂,我的至爱在我的诗篇里将万古长青。*


  余生如何,从此只关你我,再无他物。
  此生共君。






-完-




*译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十九首




——————————————
ps:这应该是最后一篇文了,高三淡圈,想说的话已经都写在前一篇文里了,明年见~

评论

热度(86)

  1. 青鬼槐十里缟素_夜未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