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鬼槐

好吃的太太们和粮
粮仓 侵删

装B

琊客:

*我流ABO


*老流氓再度上线


*搞事一发完




由于人口长期不断下降,3XXX年,国家临时出台了新的规定,所有的未结合者从二十五岁起就必须接受一个月至少一次的相亲——包括对信息素非常迟钝的Beta,以挽救日益减少的人口数量。




按魏无羡原本的打算,他应该在坐下的一瞬间就撂倒酒杯泼自己一身香槟,再把云梦的家乡话祭出来糊对方一脸。


毕竟他暂时没有结束单身生活的打算,更没想到装成Beta都逃不掉相亲的命。


他在云梦早就花名在外,约炮没准还比较有市场,但正经相亲都没什么人愿意找他,魏无羡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披着这层轻浮的外皮换一辈子的清静,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头居然搞了个单身钉子户的地区调剂——抹掉了所有多余的话,把他的资料放到了其他区的网站上。


三五天下来,魏无羡已经演过了直男癌,装过了高穷矬,就差没比着兰花指说自己有女装癖了,着实累瘦了一圈,不过他也没白费力气,凭借群众的口口相传,看他照片和资料过来的人数直线下降,今天他一天才这么一场相亲。


正准备闹事,然后他抬起头就看见了对面的神仙小哥。


魏无羡:“……”


他突然就失掉了装疯卖傻的兴致,默然地拉开椅子坐下,低头看见对方的资料:蓝忘机,男,Beta,姑苏人士…


这个蓝忘机是少见的那种一寸照也非常好看的人,五官昳丽清俊,眉目间一派君子端方,魏无羡一边在心里嚎叫着现在这种级别的男神都要出来相亲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一边又莫名有种捡了漏的快感——他从前确实是不准备恋爱结婚,却也不是十足十的独身主义者,来之前魏无羡就想过了,如果碰上有兴趣的——比如眼前的这一位——他同样会认真对待。


而且这个蓝忘机还是个Beta,简直太合魏无羡的心意——他就准备找一个Beta。


魏无羡虽然是个Omega,但他从性别分化起就在吃抑制剂,也没经历过太厉害的发情期,平时腰不酸腿不疼一口气打七八个Alpha不费劲,对大A们没什么与生俱来的憧憬和依赖,更不喜欢自己有被完全掌控的可能性——毕竟一旦信息素爆发,生理上再强的Omega在Alpha的面前也非常吃亏。


魏无羡托着一边的脸颊,单手把菜单推到蓝忘机面前,笑眯眯地说:“你先点吧。”


蓝忘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魏无羡又睁着眼睛扯淡道:“直接点吧,反正我们俩都是B,也不兴他们AO那一套,大家都一样。”


“……”蓝忘机道,“魏先生是云梦人?”


魏无羡点点头:“土生土长的,资料里都有。”


他注意到蓝忘机的声线低沉,说起话来又低又磁,听得人耳后一阵暖乎乎的,又没来由地乐了起来。


蓝忘机翻了翻菜单,召来服务生,点了几个辣菜,眼看他正准备把单子递过来让魏无羡接着点,魏无羡赶紧连连摆手:“没想到我们口味这么像,这都已经是这家店辣菜里的招牌了,就这几个吧。”


语罢,他又笑道:“蓝湛,这是缘分啊。”


那份资料不仅有基本信息,连乳名昵称之类的也很全,明摆着恨不得相亲双方才下饭桌,就入洞房——只是没有标明信息素,据说是为了情趣。


“……”


蓝忘机没有说话,眼神有些微妙,魏无羡喝了一口桌上的香槟,道:“生气了?别生气呀,名字取来就是要人叫的嘛……你也可以直接叫我小名啊。”


他笑说:“我叫魏婴。”




两个人都不磨叽,虽说气氛似乎不错,但一顿饭也没吃多长时间,临走的时候,魏无羡起身虚虚地握住了对方的手背:“蓝湛,你觉得我怎么样?给个联系方式呗?”


蓝忘机不置可否,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但态度并不怎么严厉,他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递来时又忽然被魏无羡捉住了手腕。


魏无羡左手抓着他,右手从兜里摸出了手机,他俯下身,拿桌上的签字笔在名片空白的地方龙飞凤舞地写了一串数字,又用手机直接存了名片上的号码。


“不好意思啊。”魏无羡松开了他,晃了晃手机,笑道,“我没带名片。”


“……”蓝忘机抖抖手腕,面无表情道,“你对每个相亲的人都这样吗?”


“当然不。”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




江澄看见他甩着帽兜衫上的细绳推门进来,一挑眉,道:“这么开心?相亲回来捡到钱了?”


“没。”魏无羡摆摆手,嘴角上扬的弧度压都压不住,“遇到个挺有趣的人。”


“Alpha?”


魏无羡对外宣称自己是Beta,但亲近的人都清楚他Omega的身份。


“是个Beta。”魏无羡顺手摸过茶几上的空纸杯,给自己倒了一杯。


江澄嗤笑一声:“Beta更好,就是不知道什么样的人受得了你。”


“八字还没一撇。”魏无羡喝了一口,“不过说真的,那你呢,江香妃?”


“滚一边去。”江澄一巴掌呼在魏无羡肩膀上,“用不着你操心,酒精灯。”


江澄的信息素是玫瑰花香,原本他向来自诩大A真男人,结果到了发情期,一不小心就能跟泡了花瓣浴又抹了满身的玫瑰精油似的,比大姑娘还大姑娘,他最不喜欢别人提这事儿——魏无羡的信息素则是酒味,正好被调侃一句酒精灯。


“…不说了。”魏无羡道,“我准备再约一趟蓝忘机…最近有什么好片子么?”


“…等会儿,你说你要约谁?”


“蓝忘机。你认识?”


“不怎么熟。”江澄是江家的大少爷,下一任的家主,比起魏无羡的乐得逍遥和两耳不闻窗外事,路子要宽多了,“…他能看上你?”


“我怎么了?我多好啊。”魏无羡耸耸肩,故意一字一顿道,“我丰。神。俊。朗。”


江澄:“……”


学生时代他们大学评校草,魏无羡不偏不倚正好比江澄高了一个名次,还被某个文绉绉的小姑娘冠了一个“丰神俊朗”的形容——一半因为本身性格使然,一半是Alpha天生的争强好胜,江澄很不喜欢被压一头,听到这个词就难受。


看到江澄瞬间阴沉的脸色,魏无羡立刻嬉笑着退开一步。


“我不是这个意思。”江澄揉了揉鼻梁,皱眉道,“…你不记得他了?”


“你说谁?蓝忘机?”魏无羡诧异,“我以前认识这人?”


“很小了,那会儿性别还没分化吧。”江澄说,“一个幼儿园的,你们俩不是打架就是冷战——全是你去招惹他的。”


魏无羡:“呃……”


“看你表情我就知道你想不起来。”江澄“切”了一声,道,“不过没理由他也不记得吧…我以为他应该恨不得跟你死生不复相见才对。”


“我跟人打的架多了去了…哪能每个都记得…”魏无羡撇撇嘴,“再说我觉得他不像这么记仇的。”


“虽然我也这么觉得。”江澄道,“不过小时候的事你都不记得了吧,你靠什么下的论断,一顿饭?”


魏无羡:“……”


“你们连酒都没喝吧?那都谈不上酒肉朋友。”


“……当然不是酒肉朋友。”魏无羡笑着,压低了声音道,“我们是相亲对象。”


江澄:“……”


江澄抄起沙发上的靠垫就扔了过来,魏无羡随手挡了一下,顺势回到房间,查了一大堆近期上映的电影,好容易才挑了一部觉得蓝忘机可能会喜欢的文艺片,给他发了条微信。


发完消息,魏无羡又顺手点进了蓝忘机的朋友圈——意料之中的干净,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调回对话界面的时候,蓝忘机已经回复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好”字,又细心地加了个备注“如果不需要临时加班的话”。


魏无羡捏着手机笑了起来,虽然他跟江澄说起来那么容易,在相亲局上的气氛也还算过得去,不过他同样能感觉到蓝忘机若有若无的疏远,谁知居然这么轻松就能有往深处发展的意思,可以说是意外惊喜了。


“那好。”魏无羡回复道,“周五见,我开车去接你。”


相亲局给的资料不可不谓是把拉皮条的分寸发挥到了极致:虽然没有家庭住址,但记录了双方工作单位的大概位置,精确到路口——既保障了对方的人身安全,又非常方便A在约会时接送O或是BB互相接送。


到了约好的那天,魏无羡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一边往蓝忘机公司的方向开,一边脑子里还在回想出门前江澄吐槽的话:像他这样亲自开车去接约会对象的Omega,尽管接的是个Beta,也真的是十分少见了。


其实哪有什么大区别呢,不在发情期大家谁不是一个脑袋两条腿,而且开车上路又不是上天,Omega哪怕娇弱一些也误不了事。


初夏的天气不算很热,但魏无羡还是习惯性地把车停在了树阴下。


他没给蓝忘机发消息说到了——之前蓝忘机提起过,虽然自己理论上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但时不时会临时有点事拖上一小会儿,魏无羡不想给他压力,反正他也不介意一个人玩会儿手机。


魏无羡坐在驾驶座上刷了十几分钟微博,隐隐觉得有些头晕。


其实魏无羡早上起床的时候就大概有了点症状,但是他算算日子,离发情期还远得很,最后估计,可能是因为最近的天气还没完全热起来,他就贪凉,不小心冻着了,不过感冒伤风一类都是小事,魏无羡也没放在心上,他拆了一包车上备好的感冒药,就着矿泉水吃了下去,正好这种药大多有点催眠安神的作用,他就干脆倚着车窗眯了一会儿。


魏无羡睁开眼睛时,蓝忘机正好出现在车边,那个人弯着腰,屈起的食指关节轻轻点在玻璃窗上,是有些担心又不敢贸然吵醒他的样子。


魏无羡赶紧开了车锁让他上来,蓝忘机打开后座的车门,腿跨进了车里,皱着眉头道:“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没事。”魏无羡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车窗,没有开空调,“可能有点感冒了——我已经吃药了。”


蓝忘机:“我来开车?”


“不要紧,都是小事。”魏无羡摇摇头,“我睡醒了。”


似乎看他状态还行,蓝忘机也没有坚持,安静地坐了下来。


魏无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随手调整了一下车里的后视镜,这样只要一抬头,他就可以看见蓝忘机的脸。


魏无羡:“其实现在还早,我们先一起吃个饭?”


蓝忘机点了点头,又听魏无羡诚恳道:“我看完了你所有的资料…你们姑苏人其实不爱吃辣吧?不好意思,我没想到。”


蓝忘机摇头:“不必在意。”


“…地道的淮扬菜我实在是吃不了。”魏无羡打着方向盘,语气突然轻快起来,活像是在献宝,“不过我找到了一家苏菜川菜都好吃的店,离电影院也不远,今天我请客,就当赔罪了。”


蓝忘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你没错。”


“那就是因为我喜欢你。”魏无羡瞥了一眼后视镜里表情有些松动的蓝忘机,笑道,“能请喜欢的人吃东西,我很开心。”


“……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可我们认识的目的不就是相爱脱团么?”魏无羡笑道,心想看来蓝忘机是真不记得小时候的事。


他的心情突然有些微妙——虽说魏无羡自己也没剩下多少印象,实在没脸强求别人,但一想到蓝忘机完全不记得他们的过去——尽管那并不是什么非常友爱的回忆——他就是莫名的有些遗憾。


“……”


“对了。”魏无羡看似无意地开口道,“蓝湛,你怎么看待Omega?想过找个Omega么?”


蓝忘机忽然抬起了头,眼神正好跟魏无羡在镜子里对上了,魏无羡在一瞬间下意识地微微偏头,错开了他的目光。


沉默半晌,蓝忘机道:“……我更偏向于Beta。”


魏无羡看见蓝忘机泛红的耳朵,却再没了多少逗弄的兴致,他讪讪笑了两下,说:“这么巧?我也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后视镜里的蓝忘机似乎变得更严肃了一些,不像那种被附和后找到知音的愉悦,魏无羡心里一跳,下意识地抽了抽鼻子,在身上找信息素的味道,担心自己是不是露了馅。


如果想跟蓝忘机深入交往下去,那就得掩盖Omega的身份,但一旦这段关系要再深入,露馅便成了时间问题。


这是个无药可救的死局。


魏无羡出门时心情雀跃,现在却几乎沉到了谷底,他沉默着开车,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对蓝忘机动了真心。


蓝忘机忽然说:“Alpha不好吗?”


“控制欲太强了。”魏无羡想着自己的事,随口说,“专制,好多只拿下半身思考,而且十个里八个是对Omega有偏见的直男癌,爱不起。”


他还没忘了自己在装B的事,末了补充道:“我是同情Omega,看不惯这些。”


蓝忘机:“……”


魏无羡还想说什么,突然那种莫名其妙的眩晕感又击中了他,他来不及做出别的反应,只想到绝对不能出车祸,蓝忘机还在车上,赶紧拐进了边上的停车场,擦着花坛的水泥边停下了车,此时热浪已经像潮水一样从下身涌向大脑,魏无羡关上车窗,本能地去摸随身带着的抑制剂,但被情欲操控的身体没有力气,手一抖,那几颗胶囊就落在了地上。


抑制剂用得久了,效果会越来越差,只能不断地增加药量,而且它本身对人的身体没有任何好处,魏无羡很早就在使用抑制剂,他已经大剂量地吃了好几年,所以发情期也非常不稳定,只勉强有一个大概的范围——这一次也不知道怎么了,不准得太夸张,竟然刚捱过一次不到半个月,就又来了。


Beta对信息素的反应非常迟钝,魏无羡只能默默祈祷蓝忘机没有发现他的不适是因为发情期,他不敢看蓝忘机的表情,正要弯腰去捡掉在脚垫上的抑制剂,肩膀就被一只手有力地握住了。


魏无羡:“……”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车厢里还出现了另一种苦涩微甜的气味——似乎是高纯度的黑巧克力——一开始非常浅淡,但很快越来越浓,和他的酒味互相勾带着充斥了整个狭小的空间。


他猛地回头,看见蓝忘机那双瞳色极浅的眼睛里翻腾起情欲的浪潮,一向冷淡严正的表情变得压抑和……性感。


魏无羡:“……”


没想到蓝忘机这种看着严正冷淡的老实人也装B?!看这架势,他…他明显是个…


Alpha。


“对不起…”魏无羡好不容易才忍住自己尽情地释放信息素撩拨对方的欲望,“之前骗了你,我是个Omega…你的抑制剂呢?!或者你松开我,我去捡我的…”


“不要走。”


低沉的声音染上了情欲的嘶哑,魏无羡忽然发现蓝忘机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前几天看过的资料在他脑海里不断地扭曲翻页,最后定格在“不胜酒力”上。


信息素是酒味的某魏姓Omega:“……”


“蓝湛?!蓝忘机?!”魏无羡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好不容易让神志清明了一些,结果下一秒两只手腕都被后排的蓝忘机抓住了,那个人的脸贴了过来,温热的吐息落在魏无羡的后颈上,拂过突起的腺体,让他的身体难以自制地剧烈颤抖起来,“…你…你醒醒?!你…不是一直想找个Beta的吗?!看清楚了,我是Omega?!”


“…你是…Omega?”


抓住腕部的手掌忽然泄了力道,魏无羡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由得满心悲凉,结果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动作,后脑就被人一把按住,唇齿很快便与蓝忘机的交缠在一起。


“喜欢你。”


蓝忘机的声音从嘴角溢出来,音节有些破碎:“不管你是什么。”


“我一直都喜欢你。”




江澄的车送去维修了,魏无羡就做了一回活雷锋,开车带江澄去公司,顺差捎上一个至今过不了科目二的聂怀桑,只是在开门的一瞬间,江澄的表情就变得有些难看。


聂怀桑是个Beta,他只能隐约感觉到车厢里有种不同寻常的的气息,纠结了半天,诧异道:“魏哥,你这里怎么一股酒心巧克力的味儿?”


江澄:“……”


“听说你最近谈了恋爱?是给嫂子的礼物撒了吗?”聂怀桑说,“…到处都是,你买了多少巧克力,全化了?…还是朗姆酒可可?”


“没撒。”魏无羡笑眯眯道,“都好好地收着呢——就是你嫂子酒量不好,吃不得,都在我肚子里。”


江澄:“……魏无羡你能不能要点脸。”


闻言,魏无羡反手把塞在杯架上的手机拿了出来,他摁亮了屏幕,给他们看屏保上的蓝忘机,笑道:“蓝湛脸这么好看,有他我就够了,我还要什么脸?”


江澄:“…你去死吧。”




END.


————————————


是微博那个用名字来测试ABO属性的游戏的脑洞衍生物,本来应该百分百按测试出的那个属性来,不过茉莉花味的女Omega羡羡什么的....搞事过头了23333


是黑巧克力汪叽X酒味羡羡


跟吐吐讨论了一下,觉得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真是不能更合适了!!!:P





评论

热度(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