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鬼槐

好吃的太太们和粮
粮仓 侵删

【知乎体】被老师秀恩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叉烧包:

如题。最近在听见同学说起有不少老师的对象也是老师,回去了解才发现好像真的是这样。有谁的老师也是这样?被自己的老师喂狗粮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用户 苟利数学生死以,岂因英语避趋之


不请自来地回答这个问题。
我觉得对这个问题没有人比我们班的几十名同学更有发言权了。
先说说答主。我是一名标准的高中狗,文科狗,目前正在高三备考。
这次要重点跟你们唠的就是我的数学老师和英语老师。事先说好,这二位都是男性。没错,都是男性。我估计马上有朋友就要在评论区呵呵我意淫过度了。
但是还真不是。


介绍一下这两位老师。
数学老师,三十岁上下,平时面无表情,除了授课答疑说话极少。因为他长得非常好看,所以我们把他称为脸老师。
英语老师,跟数学老师看起来年纪相仿,平时嘻嘻哈哈,表情丰富,默起写来心狠手辣。为了保护个人隐私,这里我们叫他胃老师。


[细节一]爱是什么?爱是我不介意你拖堂拖到占我的课!
脸老师其人,平时非常严肃,异常古板,整个人都非常符合数学推导的严谨性和逻辑性。迎面走过来会给你一种“啊,这个人长得就像教数学的”的感觉。
借同桌一句话,他简直就像反函数求导法则的拟人。
所以脸老师非常讨厌不守时。
他从不早上课,从来不拖堂。铃声就是命令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别管是老师还是学生 遵守,但是我知道肯定没有人比脸老师做得更好。二分钟铃他一定已经在教室门口站着了,下课铃响他肯定会端起水杯电脑和教案马上就走。干净利落,毫无留恋,绝不拖泥带水。
插一句,脸老师是有资本不拖堂的。因为他上课节奏把握得极好,从来没有出现过完不成教学任务的情况。我们一度怀疑他的计划精准到了按分钟计算的程度。
但是!我要说但是了!严谨如脸老师!古板如脸老师!居然能够忍受胃老师拖占他的课长达一刻钟!这可是谁都没有的待遇啊!
有一次我们的班主任历史老师——本来想叫他一问三不知老师,但是太长了,所以我们精简一点叫怂老师好了,上课讲得忘我,一不留神拖堂到了下节课,也就是脸老师的课。结果二分钟铃响的时候,我们听到了门板传来几声阴森的叩击声,看见了脸老师出现在窗口的、看起来有些不满的脸。别问我一个大活人是怎么把门敲出阴森的效果的,也别问我怎么看出一个面瘫不高兴的。都是直觉,直觉。
所以那次,在上了七十五分钟大课加十五分钟课间的豪华加长版英语课后,我们脑子里灌满了名词性从句和虚拟语气。
天真的我们看着课表上下一节的数学,听着上课铃响起,满心欢喜,都在等待脸老师来阻止胃老师的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如我们所愿,脸老师的面孔出现在了前门。
然后,又消失了。
消失了。
他,消失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脸老师始终没有来救我们于水火之中。直到胃老师心满意足地走下讲台,他才面色如常地进教室,开始接电脑。
胃老师临走前还喜滋滋地朝我们嘚瑟:“看你们刚刚期盼的眼神,想不到吧,你们脸老师是和我一伙的。”
脸老师对此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看了看表:“你要还我十五分钟。”
胃老师笑眯眯:“我拿别的还你啊。”
最后这十五分钟还是占了怂老师的午自习。


[细节二]你的卷子我判,你的默写我盯。文理之隔是什么,不存在的。
在讲这个之前,先说说胃老师的默写。胃老师人如其名,是一个让人很胃疼的人。他能够面不改色地布置出让你肝到凌晨两点的作业,也能在默写时让自己的语速逼近初音未来的消失,让你怀疑自己听到的不是中文和英文,而是俄语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语的混合,而且一默就是一节课。
所以胃老师教的两个班,默写不合格的人数总是接近半百,重默都只好站在楼道默。趴窗台都不够站,所以还有人要趴墙,趴墙有的时候还是不行,所以有的人还要坐地上。
每次胃老师默写,楼道里都人满为患。三分之一的是在默写,三分之二的是在看热闹。
“看这个盛况,我觉得我应该拉闸售票。”胃老师如是说。
有一次,胃老师病了,没来。当天正好要默写。所有人都欢欣鼓舞,喜出望外,大喜过望,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结果上英语课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站在胃老师位置上,握着英语默写稿件的脸老师。
握着英语默写稿件的脸老师。
英语默写稿件,脸老师。
英语,脸老师。
夭寿啦数学老师抢英语老师饭碗啦!
内心咆哮着,但是我们依旧老老实实拿出活页纸,开始长达四十五分钟的抓耳挠腮。
一节课过去了,我们被折服了,被震撼了,为脸老师那如同磁带一般标准的语音而五体投地。
在一节课之后,默写纸上详尽的批改把我们对脸老师的佩服之情推向了最高峰。
胃老师都不会那么走心!说实话他每次只是会告诉你你跪了亦或是幸存了!脸老师与他一比简直是清流!是良心!
那么胃老师在什么时候会特别走心呢?
答案是,对待数学的时候。
那天早晨收作业,教室里一片兵荒马乱。胃老师出现在门口时,正是补作业的高峰期。大家齐刷刷地停下笔,齐刷刷地抽出教材遮住数学/政治/历史卷子,齐刷刷地瞪起惊恐的眼睛,齐刷刷地洗耳恭听。
一时间,教室里如坟场一般寂静。一时间,教室里的人们胆战心惊。
胃老师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打扰你们抄作业了是吧。来来来我看看有没有人在补英语。嗯。嗯。还不少。”
正当我们揣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呀时,胃老师又开口了:“我不是逮你们来的。就是告诉一声数学课代表今天作业交给我。”
他轻轻地走了,如同他轻轻地来。
教室里一片心脏落地的声音,还有一片黑人问号的表情。
当天的数学课倒给了政治老师。政治老师告诉我们脸老师今天有事,来不了了。政治老师是个温柔的人。出于对个人隐私的保护,且由于他名字里有个星字,所以我们叫他亮晶晶老师,或者他的英文名字blingbling老师。
“但是听说他还是布置了作业。”blingbling老师用温柔的语气说出了内容十分冷酷的话。
当天发数学作业的时候,我们以为会看到没有被判过的大题和简单粗暴勾勾叉叉的胃式判法。结果没有。
非但没有,胃老师甚至占用上课时间给我们讲了错误集中的题目,解法之刁钻简洁,令人叹为观止。
胃老师看着我们诧异的表情诧异地反问:“这有什么不会的?难不成你们一直以为我是文科生?”
不不不,我们一直以为您是相声学院拿着博士学历毕业的段子手。


[细节三]饭盒暴露一切
这事是我们班长和数学课代表发现的。
那天中午他们两个分别去文科办公室和理科办公室问作业,回来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聊天。
班长:“我怀疑脸老师的对象和他不是一个地方的人。”
课代表很惊讶:“脸老师有对象?你是怎么知道的?”
班长:“脸老师的饭盒带的是辣子鸡,炒青菜和白粥。辣子鸡他一口都没动,应该是吃不了辣,做饭的人应该不是他。”
课代表:“没准是长辈准备……我去等一下胃老师带的饭和脸老师的一模一样!”
两个人对视一眼,带着诡秘的笑容冲回了教室。
后经多方证实,脸老师和胃老师每天带的饭真的都是一样的。
而且总是一道菜辣得惊人,一道菜淡得离谱。
胃老师有的时候在课上举例句,总是会含沙射影地抱怨有的地方人吃不了辣,真是丧失了人生的一半乐趣。
有几次流感期的时候,脸老师总是嘱咐我们多喝水,少吃辣。
“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他淡淡道。
但是从高二到高三,每一天他们两个的饭盒都是一半红得喜庆,一半素得惊人。


[细节四]例句例题总是你
先说一下,这里的例题不是脸老师的例题,而是插入的另一个故事。
有关我们亮晶晶老师的故事。
当时我们的物理老师是个有点神似脸老师的人,因为不太好起外号,所以这次正常一点,叫他S老师好了。
S老师的授课水平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的地方总是有的怪怪的。
时间一长我们就发现了,原来是因为几乎所有笔记本上的应用题,主人公都是亮晶晶老师。
小船过河是亮晶晶老师划船,圆周运动是亮晶晶老师上天,惯性问题是亮晶晶老师跳远,亮晶晶老师还驾驶过几乎所有交通工具……
S老师都快把有猫腻几个字写到自己一本正经的脑门上了。
和S老师一样的是胃老师。
胃老师的例句里主人公可不是什么李明韩梅梅,而是他自己和脸老师。
迄今为止,脸老师和胃老师已经:
在单选里抢购促销商品十二次;
在单选里等车十六次;
在单选里迟到(这不科学)四次;
在胃老师改编的听力里去宾馆两次,预定宾馆一次如此等等。
这样做让我们很为难。当你听着你的老师念着他和你的数学老师一起躺在床上聊牙膏打折问题的听力稿,看着朋友同事夫妻几个选项的时候,你会感叹,世界充满选择。
选择充满困难。


[细节四]备注是决定性证据
这件事实在是太瞎眼了。我都不想多说什么。
那天我拿着数学作业去问问题,正好脸老师的电话响了。屏幕上爱人两个大字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
脸老师对我说了声抱歉,接起电话。我十分自觉地退了两步,往别的方向瞟。
这个时候脸老师不知道是不是手滑碰了免提,胃老师熟悉,充满活力又很欠的声音瞬间传了过来。
他接连喊了好几声脸老师的名字,在喊到第四次的时候,脸老师终于找到了挂断键。
我能感觉到那尴尬的两秒钟内盯在我颈椎上针一样的目光。
爱人。胃老师。
这信息量。
我视死如归地回头,做出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用手指滑了一下嘴唇,表示封口。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这件事。除此之外,我还多了个怎么看这二位都给里给气的后遗症。
这事之后,估计脸老师是换备注了。


在知道他们的关系之后,我不由自主地又关注到了一些事。
[论据一]电影院可真是虐狗的好地方
我们班的一对小情侣周五放学去看电影。为了掩人耳目,他们特意挑了离学校比较远的一家电影院。
当时正在放映的是一部非国产鬼片。
电影已经开演了,有两个人才匆匆入场找座位。虽然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是凭着模糊的轮廓,隐约的交谈和第六感,两名同学还是迅速认出了这两个人就是他们朝夕相处的数学老师还有英语老师。
两个人找好了座位,不偏不倚,就在两个人前一排,正前方。
可想而知,后排的两个人度过了极其煎熬的一个半小时。在恐怖镜头死命捂住自己或者对方的嘴,克制自己不要叫出来。
而与此同时,胃老师他居然看着女鬼,笑得极其开心,极其爽朗。
“我看见披萨都不可能发出这种笑声。”男生心有余悸。
在胃老师看着尸体爆发出第六阵笑声时,他们看见脸老师把胃老师按向自己的方向,胃老师的笑声戛然而止。
凑得很近。戛然而止。
两个人观影以来的第一次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事后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女生摇摇头:“当时太紧张了,可能是看错了。”
男生附和:“看错了看错了。”
包括他们自己在内,大家都显得不太相信。


[论据二]泰国是个好地方
我们地理老师是个直男,钢铁直男,宇宙第一直男。我们可以称他为宇直老师。
有一次有一道题是分析泰国的纬度和海陆分布状况如何影响其农业发展,宇直老师盯了题目一会,好像想起了什么,十分不快地皱起了眉头。
“好我们来看这一道题,它说的是泰国,”他拿起粉笔准备做板书,“这个地方我没有去过,你们数学和英语老师这个假期倒是去了。在不熟悉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仔细地识图。”
我们在下面迅速捕捉到了胃老师,脸老师和泰国几个关键词,暗搓搓地交换了龌龊而兴奋的眼神。
一个同学比较激动,声音冒了一点。
于是那一声“你说他们谁上谁下,谁●●不保”就飘到了宇直老师的耳朵里。
他直接折断了粉笔。


后来还有人在办公室里听见老师们聊天。
“我当时让他去和人妖照相,他还不好意思。”
“我就说你快去吧,我给你挑一个。挑个最漂亮的。”
“他当时都僵了。拍完还不贵,我说早知道给你找一帮合影了。”
以上言论均出自胃老师之口,至于他指的是谁,我不说你们也明白。


[论据三]你们的账号都是乱登的吗
每个班都有两个QQ群,一个是有老师的,用来布置作业,另一个是没老师的,用来扯淡。
后来因为把前者屏蔽的人太多了,所以变成了老师们补加作业的时候进扯淡群,留完再退。
那是一个愉快的周末。我早上起床,正好看见一个叫做“加♡我♡看♡英♡语♡作♡业”的人进了群。
后面截图为证。


加♡我♡看♡英♡语♡作♡业:
[图片]
[图片]
数学例题答案


加♡我♡看♡英♡语♡作♡业: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官们过来看过来瞧新鲜出炉的英语啊!


[加♡我♡看♡英♡语♡作♡业   退出此群]


我们冷静了一会,然后集体炸锅。
这个语气!明显是两个人啊!周末!两个人在一起用一个账号发东西!
欲盖弥彰?遮遮掩掩?
不存在的啊!!!


最后。说了那么多,可能有人要问我们是不是会在意这两位老师之间有一点特殊的感情了。
我想说,不在意。我们不会打扰他们,希望他们能享受属于自己的幸福。
借一句话来表明态度。
“如果法律阻止人们相爱,那就是法律需要被修改。”
可能我们现在尚无能够改动法律的条件,但是我想至少要用行动维护他们的平静,在内心给予他们祝福。
以上。


1.1k赞同   ·578评论   ·关注问题

评论

热度(1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