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鬼槐

好吃的太太们和粮
粮仓 侵删

【双龙组】一基必中(下)

一月:

前文戳 (上)   (中)


1.


荒少爷今天心情很差,因为他被自己包养的牛郎包养了。


 


而且种种迹象显示,这位牛郎不比他缺钱。


 


2.


“你……”一直等到跟着一目连回家,荒少爷的思维还停留在对方那张闪亮的黑卡上,“你是做什么的啊?”


 


一目连掏出一张数码门卡,滴答刷了一下金光闪闪的门锁,低调复古的公寓全貌缓缓呈现了出来。


 


“我?我是牛郎啊。”


 


“……”荒有几分惊疑地打量起公寓不菲的装修。


 


“哦,那个是兼职。”一目连笑了笑,“主职的话……我在‘风神’集团打工。”


 


这话倒也没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如此。


 


“……”荒倒吸一口冷气,“你很厉害啊,那个公司很难进的。”


 


“你知道那个公司?”一目连有几分好奇。


 


“对啊!”荒提到令自己无家可归的罪魁祸首就十分愤怒,“那个谁他爸开的啊!可恶,天天被我爸揪着和那个谁作比较,我连他到底是谁都不知道啊!”


 


一目连听完对方宛如绕口令一般的控诉后,沉默了几秒,转身道:“今晚你睡沙发。”


 


“……诶?”


 


3.


于是荒开始了没羞没臊的被包养生活。


 


在连续睡了三天沙发以后,荒已经硬得像一根两米长的咸鱼了。


 


“那个……”从小生活优渥的荒少爷受不了了,“不然我打地铺吧,那个沙发……有点挤啊。”


 


何止是有点挤。


 


“哎?我没有不让你睡床啊,”一目连有几分惊讶,“我应该只有在第一天晚上让你睡沙发吧。”


 


“……”


 


“来,上来吧。”一目连拍了拍枕头,侧身让了个位置出来,“一起睡。”


 


“……啊?”荒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是把你带回来当男朋友的,”一目连有些哭笑不得,“又不是带回来当佣人的。”


 


突然升级为男朋友的荒,瞬间灵魂出窍。


 


4.


荒少爷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达到了大圆满,甚至老总裁恼羞成怒地打来电话时,他正悠哉抱着一目连躺在阳台上剥石榴。


 


“你人呢?”老总裁大发雷霆,“家也不回,班也不上?”


 


不是你不让的么……荒默默给一目连喂了一把石榴,做了个嘴型——


 


我爸,好烦。


 


一目连低声笑了笑。


 


“不是……你这一周怎么过的啊?”老总裁对于儿子还活着表示惊讶,“你是翅膀硬了啊?还能在外面被人养了啊?”


 


“……”荒犹豫了三秒,没敢承认。


 


“你给我赶紧回来!”老总裁下了最后通牒,“公司外面的记者都撤了,你别忘了过几天还有聚会!”


 


“啊?我能不能不——”


 


“必须来!”老总裁顿了顿,补充道:“不准带牛郎。”


 


荒少爷愁得掉毛。


 


“怎么了?”一目连抬手摘掉了荒嘴边的石榴屑,“要回去?”


 


荒盯着一目连圆溜溜的像石榴籽一样明亮的眼睛,心想,不让我带牛郎?我当牛郎总行了吧。


 


“没事,一起回去。”


 


于是他与一目连交换了一个石榴味儿的吻。


 


5.


不过荒还是收获到了一个好消息——记者撤了,风波过去了,他可以出门了。


 


荒抖了抖头顶的叶子,感觉自己十分缺少阳光。


 


还有什么比光明正大地牵着伴侣在冬天的阳光下散步……更好的事情呢?没有了。


 


于是荒少爷脱掉了厚重的外衣和口罩,一身轻松牵着一目连出了门。


 


然后乐极生悲——


 


只见过坑爹的没见过坑儿子的啊!荒带着一目连蹲在天桥下面瑟瑟发抖。


 


说好的记者全部撤了呢?为什么只是去买了个奶茶的时间他就被记者给揪了出来啊!


 


“那个……”一目连犹豫道,“我们要一直在这里……呃,蹲着吗?”


 


“不知道啊,”荒十分惆怅地探出身子,看了看聚在路口的采访车,“这些人也太有毅力了吧。”


 


“其实我被拍到也没什么——”


 


“那怎么行,”荒打断一目连的话,“见报以后很麻烦的,他们一定会乱写你!”


 


他又把一目连的围巾往上拢了拢:“来,围好哈。”


 


一目连皱了皱眉,似乎有话要说:“荒,我——”


 


“哎他们在这里啊!荒大少和他的小情人!”


 


荒的耳边哗啦一下响起潮水般的拍照声。


 


天桥下面顿时涌上了一群狗仔。


 


“你是牛郎吧!荒大少出了多少钱包的你?除了你他还玩别人吗?”一位记者十分兴奋,直接把录音笔捅到了一目连面前。


 


“哎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荒十分生气,起身将一目连挡在身后,“我的律师马上就到,我要告你们骚扰——”


 


“你刚刚说,谁是牛郎?”


 


一目连往前跨了一步,把荒轻轻拉到身侧。


 


“……啊?”小记者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把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一目连的声音冷了下来。


 


荒也愣住了。


 


警车的声音呼啸而至——


 


“少、少爷,”桃花从领头的商务车上蹦了下来,两腿发软,“您吓死我了……我一定会被老爷杀死的……”


 


“你、你叫他什么?”荒觉得十分玄幻。


 


“聚众闹事的全部带走哈!”警察大手一挥,“让两位公子受惊了。”


 


两位???


 


荒这下是真的受惊了。


 


6.


一目连没有多解释,只说回家详谈。但是荒心中已经隐隐有了预感。


 


他只需要回家确认一下——


 


“我先洗个澡,天桥下面实在是太脏了……”一目连直接进了浴室。


 


荒坐在卧室,一点点拼凑着和一目连相遇以来的每一个细节。


 


“荒,”一目连的声音从浴室隐隐传了过来,“帮我拿一下睡衣好吗?有点冷,我不太想出去换。”


 


“啊!等下……”


 


荒脑子乱糟糟的,扯开几个抽屉都发现不对,一直到他翻开衣柜的最下面一层,那里摆着几岁的小女孩穿着的公主裙。


 


不止一件,有些旧,放得非常整齐。


 


荒顿了顿,轻轻掀开那叠衣服——


 


下面压着一张旧照片。


 


是一张二人合影,其中一个是他自己,还有一个——


 


他知道那是谁。


 


荒拿起手机。


 


“那个谁,是谁?”荒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就是你总拿来和我做比较的,‘风神’集团的大公子……”


 


“一目连啊,你不记得了?”老总裁一脸懵逼,“就是连连呀,小时候总来我们家玩的那个,身体不太好的男孩子。”


 


“连连不是女孩子吗???”荒感觉自己三观崩塌。


 


“我们早就告诉过你他是男孩子了啊,你自己不信,”老总裁气上心头,“还一直追着人家说要娶人家,我们一说连连是男孩子你就哭,到最后没人敢提了!”


 


“……”


 


“说起来连连最近回国了啊,明天聚会就要带男朋友过来了,你们可以见见——”


 


荒手一抖,直接擦到了挂机键。


 


他又联系上夜叉。


 


“你记不记得以前和我们一起玩的……连连?”


 


“哦……哦,那个总是穿公主裙的小男生嘛,”夜叉应声道,“记得啊,因为他身体不太好,所以一直被家里人打扮成女孩子,说是这样好养活啊……喂?荒你还在听吗?”


 


“荒?”


 


一目连裹着浴衣站在卧室门口。他身上带着沐浴过后的雾气,就像朦胧记忆里那个好看的小公主。


 


荒愣了愣,心里像被撒下一把火种,烧在了他在牛郎店看到一目连时心里落下的那片雪上。


 


“你想起来了?”一目连走到荒身边,抬手覆上了荒手边的照片,“终于……让我等得有些久哦。”


 


那把火烧在了茫茫雪原上。


 


“所以那句话,你小时候总说的,”一目连弯了弯眼角,“作数吗?”


 


“嫁给我好吗?”荒低声道,“连连小公主。”


 


一目连笑了笑:“我是男孩子哦。”


 


荒也笑了。


 


“那么,我要结算佣金了……”一目连眨了眨眼,“我很贵的,要把你自己交付给我才可以。”


 


荒点了点头。


 


“明天和我一起出席父亲们的聚会吧。”


 


一目连抬头吻上荒。


 


“我优秀的伴侣先生。”


 


————END————


 


一个月前——


 


“你真是基佬?”“风神”集团的老总裁听完儿子的出柜宣言,大惊失色,“不是骗我的吧?”


 


“不是啊,”一目连从容道:“我早就有喜欢的男孩子啦,就是以前,住在我们家隔壁的那个谁——”


 


“哦!那个老傻子家的傻儿子啊!”老总裁恍然大悟,“荒嘛!我记得,小时候追着要娶你的那个!”


 


一目连笑了笑。


 


“那好办了……”老总裁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去打个电话给他爸哈。”


 


不久之后,夜叉的信息也来了。


 


“他准备去找牛郎,地址我马上发你。”


 


一目连接通了秘书的内线。


 


“桃花,备车去市中心那家牛郎店。”


“对,你没听错,牛郎店。”


“能点的都给我点下来。”


 


想点牛郎?


 


一目连咔哒一下捏弯了手里的名片。


 


我倒要看看你点谁。


 


————真·END!————

评论

热度(1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