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鬼槐

好吃的太太们和粮
粮仓 侵删

非君不喜

乾坤布丁:




简单粗暴发糖……
因为不给我写虐……
而我也没有拿驾照……





灵感来自于歌曲《栖枝》

一个遇到神兽妖怪见怪不怪的世界观设定……有原创人物

ooc到飞妈,嗯
拉低聚聚们的水平,理直气壮。



世上有凤,凤火坠落人间,若得之,则长生不老,只是得凤火者,须身栖梧桐…离之则与凡人无异,或……
——《白泽录》


青鸾第一次化形的时候,是非常不幸的。
她遭遇了百年一次的天雷。被劈中以后,跌落至一处观音庙前,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不是破败不堪的庙宇,而是一间雅致的房间。化形后的身体毫发无伤,被烧毁许多的衣服也被换下,成了干净的里衣。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等青鸾开始思考目前的状况,屋外便传来了两声轻轻的叩门声:
“青鸟姑娘…请问您醒了吗?”
她只得忙不迭地应下,抓起旁边看上去似是早已准备好的淡青色外衫穿好,匆匆的开门迎人。
只见门前立着一位身形挺拔的公子,白衣不染半分纤尘,唇边一点笑意恰到好处,额上系的一根云纹抹额,更是让人感觉到一股飘然若仙的气质。
“青鸟姑娘,你总算是醒了,不然我这人可算是白救了……”
那人朝她颔首一礼,缓声道。
“您知道我是青鸟一族?”
青鸾打断了此人,犹疑的看着,
“而且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记得我失去意识前,可是在一个观音庙里。”
那公子也是好脾气,被人打断话头也不恼,只是继续笑着,等她把话给讲完。正欲开口,却听得一个带着笑的声音传来:
“二哥确实不知你是青鸟一族,是我看出来的,但救了姑娘你的人,正是你眼前这位啊。”
还没等青鸾去说什么,声音的主人便走到白衣公子身旁,也向她行了一礼。
但青鸾却惊得退了几步。
“你……身上有凤火?”
那人轻轻点头,似是承认自己是身负凤火之人,并无视青鸾惊讶的眼神继续到:
“在下金光瑶,这位是我二哥蓝曦臣。此处……是清河的将军府…”
听着金光瑶的讲述,青鸾总算明白了现在的情况:自己被雷劈晕以后被路过的蓝曦臣给救下,被带到了这里。而金光瑶眼尖,看出了青鸾是青鸟一族,便遣人好生救治。

只见金光瑶抬手掩面,轻咳一声道:
“虽然有些乘人之危的意思,但我想问下姑娘,你能否帮我一个忙……”
“是传信吗?”
却不防青鸾开口截了金光瑶话头,她理了一把衣袖,自顾自地继续道,
“青鸟本就是传情传信之鸟,我族更是以传递消息为天职和本能,此番,金公子将青鸾救下,自然也可能是为了这个。”
金光瑶见她这般说,也不再绕什么弯儿,启唇一笑后,直切主题:
“正是如此,我希望青鸾姑娘从今日起,能长住将军府上,为府中与雁城间传信。可否?”
青鸾没想到金光瑶会如此直白,可也没有惊讶。青鸟族的妖,本就会在成年后寻找一家作为传信之主,如今到了自己,也是应该选择的时候了。
思索片刻,她便拱手作揖:
“青鸾自然是愿意,只是金公子要跟我讲讲,您身上的凤火是怎么来的。”

……

今日是青鸾送信的第三日了。
那日同金光瑶聊过之后,不知是震惊还是别的什么情绪,她竟呆呆地就答应了送信。倒是金光瑶一脸平淡,似乎一切都发生在他人身上。甚至还开口笑到:
“比大哥当时的表情要好。”

飞去雁城的路并不如想象中的远,书信也极快的传到了人手上。收信的那将军也是如往常一样的沉默,只是眉眼间多了些微不可查的怒意。
青鸾瞧着人的眼神,内心颇有些慌张,正准备离开,就被叫住:
“他这一次没有跟你说上什么吗?”
见青鸾迷茫地摇头,那人只得轻叹一声,把信拿与她手上以后转身离去。
……青鸾内心纠结片刻,控制住了自己要拆开信笺的手,起身飞回清河。



等青鸾回了清河之时,金光瑶正好站在屋门前逗猫儿。见她来了,便笑意盈盈地站起,接过人手中的信。却不想金光瑶在拿到信纸打开以后,突然满不在意的冷哼一声,笑了出来。他把信纸揉成团握于手心,等到手指张开的时候,纸片已经化为了一堆灰烬,从指尖缓缓地漏了下来。

金光瑶也不做声,只是让青鸾跟着他来到另一处院落,院中书房的小窗旁,正好有一棵梧桐树。


他停下来,指指那棵树:
“你说……我当时怎么就选了他呢?”

大约是十几年前的某日,毫无波澜的夜空中,突然划过一束刺目的火光,直落入清河境内,时人皆以为异,可往后却也再无怪象发生,便不了了之。

可对于将军府中的聂明玦,却绝不是如此。
当年还是个孩童的他,在那流火之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待他醒来之时,便觉得宛如隔世一般。
他梦见了自己的前世。
然而更惊异的,还在后面。
当聂明玦推开窗棂时,一个人影斜躺在床前的树岔上,慢慢地揉着眼睛。
“阿瑶……?”
“……是我。”
终于四目相对,稚嫩的童声和清雅的青年声音同时在院内响起。


“情状便是如此,我以残魂之形飘零于世,无根无识,大哥的魂魄轮回转世,本不会再有相见之日。却不想那一日凤火坠地,使我涅槃重生……也让他和二哥记起了一切。”
金光瑶靠在树下,抬手去以灵力摘下了一片梧桐叶,不紧不慢地说着,
“然后就这样,我们又相持了十几年…”

“所以……?为什么聂将军会问我,你是不是有跟我说过什么?”
青鸾突然开口问到。金光瑶听了问题,禁不住嗤笑起来。
他转头瞧着青鸾:
“聂大将军啊…他?不过是担心我是不是拿凤血给你治疗了,不过我就算用了又怎么样?关他聂明玦什么事。”
金光瑶越说越气,到最后竟是拂袖而去,只留青鸾一个人在那儿细细回想。可惜她想了半天,脑子里只有一个“恼羞成怒”这个词不断回响。
……大约是相恋的人都是这样?不对不对…金公子和聂将军可没说喜欢对方……她只好一边思索着,一边回了自个的房。

送信的日子还在继续,青鸾与聂瑶二人的接触愈来愈多。在聂明玦的默许下,她得以能拆看这位镇边将军的家书。
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恩爱一脸。
青鸾虽然不知金光瑶的书信写了什么,然而聂明玦的回复总是连声应下,中间夹有絮絮叨叨,皆被这位将军自己划了去,只剩一个简单明了的“嗯”字。其中意味,已是不必言说。

而且青鸾来雁城的次数不少以后,她发现聂明玦在雁城的屋外,也有一棵梧桐树。每次她问起,皆被聂明玦回避不言。

当然也有送不了信的时候,雁城地处边关,时常狼烟四起,几日不通消息也是正常的很。




终于有一日,金光瑶将信交予青鸾的时候,轻轻地跟她示意,可以随意来拆开看。
青鸾依言拆开,信上的内容十分简单,只有一句话:
“我思君处君思我。”

当她送信到聂明玦手上后,他看了一眼,转身跟青鸾笑到:
“不用送信了,回去告诉阿瑶,凤非梧桐不栖,但如今梧桐已成……可待君归。”
青鸾呆滞片刻,立马告辞,转身飞回了清河。

只是青鸾把原话一字不漏的告诉金光瑶后,他便立刻化成一只凤鸟的样子飞往了雁城。



凤非梧桐不栖,而我非你不喜。


end。(强行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