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鬼槐

好吃的太太们和粮
粮仓 侵删

精怪paro——锦鲤魏无羡之竹马间不得不说的日常

苍耳:

双杰小彩蛋XDD
江小宗主真可爱,口黑口黑。


  
  
  


  一条小溪水潺潺,一面是石块堆砌的浅滩,一面是幽深茂盛的老林,浅滩那边遥遥一条山道,直通顶上的道观。


  这溪水看似清浅,实则内中大有文章。
  
  普通人自然是瞧不见的——魏无羡从记事被江枫眠捡回家时,他与江澄还都只是拇指长的两条小锦鲤,转眼百年过去,个头也都大了许多。


  他仗着尾巴比江澄的要长上那么一丢丢的优势,总在个头上胜对方一筹,纵然江澄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魏无羡是红黑相间的杂色,江澄却是一条通体紫色的锦鲤——对啦,就是那种明晃晃又骚包的颜色。


  他的尾巴长长又好似扇面一般,游起来的时候曲线流畅优美,不知道要吸引多少艳羡目光——要知道,这锦鲤修炼的资质好不好,看的既不是品种,也不是性别,就是这尾巴。
  
  江家在这山里头也算是名门望族,江澄血统纯净,也是修炼的好苗子,却日日与魏无羡厮混,他娘虞夫人纵然气得牙根痒痒,却也无可奈何。


  两人闲来无事便在这溪水里游荡,兴致起来就要比赛游泳,规则简单易行,谁游得快谁就算谁赢——只待一声令下。
  
  观中钟声杳杳响过三下,魏无羡长尾一甩,便若离弦之箭一般跃出。
  
  水流自身侧滑过的感觉肆意又畅快,江澄在他前面游得飞快,还不忘时而回头挑衅。
  
  魏无羡瞧他这得意样子,便从善如流扭着身子摆了摆尾巴,一边搔首弄姿,一边还眨着鱼眼睛暗送秋波——
  
  不期然就收到江澄极度嫌恶的眼神。
  
  魏无羡心里乐开了花,几下游去江澄身旁,长尾一甩就轻轻撞上去。


  江澄被他撞得身子一歪,立刻不甘示弱顶回来,这样歪歪扭扭游了一小段后,魏无羡突然向旁边一闪,紧接着跃出水面。


  他在一片水珠飞溅中化作人形,正是十三四岁的少年模样,着一身玄衣轻袍,眉目之间尚带几分稚嫩,马尾以红绳高高束起。
  
  看样子,倒颇像个初入江湖的小侠客。


  魏无羡手执一柄黑色长笛,眼睛眨眨递去唇边,随手拈来一段轻快的曲子,他身下水流随之涌动,瞬时有大群银色的鱼儿游来,细密排列又有秩序的挤作一团。
  
  不过才一个起落之间,魏无羡便有了这偷懒的好法子。


  他弯起眼睛对着水中的江澄吹声口哨,又矮身摸一摸他滑溜溜的脊背,嘿嘿笑出声来:


  “好江澄,要不要哥哥我拉你上来一起呀?”
  
  江晚吟气结。
  
  背上的手让他感觉十分诡异,身为一个血统纯洁的妖怪,江澄还从未被人手这样轻慢的摸过,即便对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也不行。
  
  他扭着身子尾巴一甩,倏忽闪避一旁,嘴巴张开重重一哼,转瞬也变作了人形飞跃而出,稳稳立在魏无羡脚下那群听话的银鱼背上。
  
  江澄就是变作了人,也是一身紫衣轻袍。
  
  他面容生得姣好而凌厉,一双细眉下杏目微扬,又将薄唇稍稍抿起,美丽锋锐得近乎刻薄。
  
  魏无羡见他终于肯上来了,便笑嘻嘻地伸手去拉。
  
  后者予他一个白眼,扬手就拍开,眉目一凛讽刺道:
  
  “刚学会化形就出来臭显摆,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江家没你这样的!”
  
  魏无羡瞧他一眼,面上笑意又多几分,他深知江澄的脾性,便也不以为然,只转移话题道:
  
  “你看这群鱼儿,乖不乖?”
  
  江澄闻言,果真被他引去了注意,低头一看,疑惑道:
  
  “魏无羡,这是你从哪里弄来的?”
  
  魏无羡道:“我也不知道,先前我在这河边一吹笛子,他们就立刻涌了上来、拦都拦不住,大约也是学会化形没几天之后的事了吧。”
  
  江澄狐疑的看着他,问道:“当真?”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一口咬定:“千真万确!”
  
  江澄难得没有开口讥讽他,只是认真道:“你好好修炼,别动什么歪心思。”
  
  魏无羡道:“知道啦,你还不知道我?有嘴说没手做,说完就忘,放心吧。”
  
  江澄瞟他一眼,冷冷道:“哼!”
  
  魏无羡:“哈!”
  
  江澄翻个白眼,哼道:“魏无羡,你有病。”
  
  魏无羡道:“没毛病…………哎哎,你看,那小道士又来河边涮笔了,我们过去逗逗他,好不好?”
  
  江澄远远向那河边看了一眼,果真看到个穿着白色道袍的少年,正是那蓝忘机,他望一眼身旁兴高采烈跃跃欲试的魏无羡,没好气道:
  
  “你干嘛老去招惹他?人家根本都不屑睬你,人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劝你省省,惹了麻烦,还不是要我给你擦屁股?”
  
  魏无羡道:“哎,你别生气呀,我就是看他好玩才忍不住的,这小孩子看起来也不坏嘛,我跟他接触这么久,也没什么不是?”
  
  江澄冷哼一声,狠狠瞪他一眼,扭身就跃进了水中,长尾一甩瞬间游得不见踪影,再不肯多给魏无羡一个眼色。
  
  魏无羡站在鱼群上头看了看远处的蓝忘机,又看了看别别扭扭游走的江澄,叹口气,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一边奋力甩着尾巴一边用鱼类的语言大声喊:
  
  “江小公子,消消气,等等我啊!”
  
  这一声出去,不管是水里的、还是地上的,所有听见的妖怪们俱都集体哄笑。
  
  可人类却是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的。
  
  蓝忘机只觉得河面上忽然起了一阵风,隐约间似有欢声笑语在里头,仔细听时,却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手下的动作顿了顿,抬起头来,往魏无羡离开的方向定定看了半晌,复又垂首专注当下。
  
  只是心里,有一个声音悄然滋长,无论如何都压不下。
  
  “是你吗?”
  
  “为何……今日没有来。”